电子游艺娱乐平台:宗 杲

發布日期:2019-05-05 16:35 信息來源: 瀏覽次數:546 字體:

菠菜电子游艺组队群 www.xmsvo.com “看話禪”創始人——宗 杲

               許紹樂

    宗杲(1089——1163),字曇晦,別號妙喜老人,寧國市橋頭人,佛教禪宗“看話禪”創始人,人稱“定光佛”。

棄承仕道,宜從出家

宗杲俗姓奚,出生在一個祖上為官,但已“家道日微”的小康家庭。自幼聰敏好學, 12歲就送入鄉校學習儒家及諸子百家學說,家庭對他寄于厚望,希望能繼承家風,步入仕途。

北宋時社會上學佛之風十分濃厚,宗杲的母親就是一個十分虔誠的佛教信徒,受家庭和社會的習染,宗杲從小就表現出對佛教的特殊愛好和興趣。距鄉校不遠有一座頗有影響的寺院惠云禪院,香火鼎盛,宗杲時常去院中聆聽慧齊法師講經說法。一日,宗杲在校與同學拋硯嬉鬧,不想失手誤傷了先生,先生一怒之下將他趕出了學堂,于是,他就干脆放棄繼承家業和仕途之道來到禪院拜慧齊為師,專心向佛,17歲那年斷然遁入空門。同年,便以靈根早具、慧性穎出而被授以具足戒,從而成為叢林中的一名比丘僧。

求學游方,遍訪名師

    出家以后,宗杲以極大的熱情游弋于佛學的海洋之中。“雖在村院,常買諸家語錄看,更喜云門睦州說話”。他喜歡閱讀禪宗語錄,尤其對禪宗五家之一的云門宗的語錄更加興趣。不久,宗杲又往景德寺懷江法師處求學,懷江見其氣質不俗,兼之勤奮好學,便以終身所學盡傾于他,對宗杲佛學觀的形成起到了較大影響。在懷江指點下宗杲游學禪宗曹洞門下,依從“曹洞諸老宿”,兩年后完全掌握了曹洞宗的理論,并以其“智辯聰敏”,深為“曹洞諸老宿”贊賞,曾執意挽留加入曹洞法系,宗杲思前想后覺得要大徹大悟還得繼續求師學法,于是婉言謝絕。后來到江西南昌泐潭山寶峰寺,投身于湛堂文準禪師門下學習黃龍禪法。前后六年的隱遁修行,使他的“定慧”功力日漸深厚,年僅29歲的宗杲業已成為飽覽佛典、精通佛法的佛門僧侶。

政和六年(1116)按照老師文準臨終時的囑咐,宗杲又開始了四方參學。幾經周折,政和七年四月,宗杲在京都天寧寺拜克勤為師,學習楊岐禪法。在這位佛學大師的悉心傳授下,宗杲在佛學、參究公案諸方面都獲得相當的長進與提高。一天,宗杲偶然聽到克勤在禪室問眾僧“有句無句如藤倚樹”之語,遂急忙趨前探問“師傅曾就此話問過五祖法師,那么五祖法師是如何回答的呢?”克勤笑而不語,宗杲再問,克勤答曰:“五祖法師答道,有‘有句’便有‘無句’,無‘有句’便無‘無句’”。宗杲聽罷沉思片刻,豁然醒悟,大喊一聲:“我懂了”??飼謨志倭艘恍├永囪櫓?,宗杲均一一給予圓滿回答??飼諳渤鐾?,認為他根利慧堅功底深厚是可以托付之人。一個月后,遂撰寫《臨濟正宗記》一文交給他,讓他掌管寺院記室工作,并命宗杲為僧眾居士講經說法。據史書記載,此刻宗杲“握手中竹篦,以驗學者,名振叢林,譽聞京師。”此時的宗杲,猶如一塊璞玉渾金,經過懷江、文準、克勤等法師的悉心打磨后,已經開始閃現熠熠光輝。

弘揚佛法,倡導“看話禪”

宗杲覺悟不久,克勤便因年老體弱回四川去了。當時正值金兵入侵,北宋滅亡,宋室南移,宗杲也告別師門,隨之離京南下。此時的宗杲正是風華正茂,精力充沛,學有功底。他抱著廣布佛法的宏愿,一方面尋訪名師繼續求學問道,另一方面也不斷接受邀請到一些寺院講經論道,開始了一生的傳教弘法事業。幾年間,他先后到過蘇州的虎丘、安徽的九華、江西的云居以及湖南、福建、浙江等地,足跡所至,聲譽鵲起,慕名者紛紛前來問學請教,宗杲均悉心講說,誨人不倦,使楊岐法系一路南揚。南下途中,戰爭給老百姓帶來的災難、痛苦和絕望,在宗杲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為了寬解他們心靈上的重荷,給他們一個精神上的寄托,宗杲開始反復思考這樣一個問題:如何進一步把佛教推向社會,找出一種既能讓禪僧盡快達到見性成佛的境界,又能讓士大夫和廣大平民百姓都容易修習簡捷易行的好方法。經過長時間慎密的思考,宗杲決心從革除時下禪僧參禪日益公式化、繁密化等弊端開始,在總結繼承前人的基礎上,另辟蹊徑,開創出一條新路。

大約在紹興元年,宗杲在江西云居山古云門庵創立了“看話禪”。所謂“看話禪”,也稱為“看話頭”,這是禪宗信徒們在追求大徹大悟,對于古代禪師所講公案中的某些機緣語句進行內省式參究的一種方式。此種參習方式經宗杲大力提倡,在南宋年間極為流行,對整個佛教叢林的影響也很大。特別是紹興七年,應南宋丞相、抗金大將張俊之請,出任臨安(今杭州)徑山住持。宗杲到達徑山后,先整宗風,大力倡導臨濟宗楊歧派的宗旨,然后大講其主倡的“看話禪”,一時門庭若市。據史料記載:當時“釋子學人爭相投其門下”,聚集在他身邊的僧眾弟子達一千七百余人,不少達官貴人經常登山問道,有的還在山上建有居所,方便經常交談理論,“于時士大夫爭與之游”。“宗杲則以傳道解惑為已任,點化眾人,樂此不疲”。從此宗風大振,號稱臨濟再興。在這期間宋欽宗曾賜號“佛日禪師”。一時世內居士、世外僧眾無不敬仰,被后世叢林尊稱為臨濟宗楊歧派六世宗師。

提倡忠義,愛國愛教

中國佛教從某種意義上講是一貫具有入世向上的特點的,這種入世向上精神,除表現在提倡忠義、反對邪惡外,更重要的還表現在愛國愛教上面。在宋代叢林中具有這種愛國思想的僧人是不多的,而宗杲是比較突出的一位。

宗杲認為,佛教徒也應同忠義之士一樣,具有愛教、忠君、愛國的思想。他說:“菩提心則忠義心也,名異則體同”,認為,佛家的覺悟(菩提心)應該與忠君愛國的覺悟(義)相結合。宗杲還指出:“忠與孝也是一致,只有集忠孝于一身才能實現修身治國平天下的崇高理想。”他認為,只要是一切遵照圣人的要求去做,身體力行去忠君孝親,也就達到了佛門修行的極高境界?;謖庋乃枷牖?,因此宗杲與當時堅決主張抗金反對議和的南宋禮部待郎張九成等人都有很好的交情,他們對積極抗戰有著共同的認識,尤其反對議和賣國的秦檜。有一次在與張九成論及時事和國家政局時曾即席作偈云:“神臂弓一發,透過千重甲。仔細拈來看,當甚臭皮囊。”把反對議和主張抗金的岳飛、韓世忠、張九成等人比作“神臂弓”,把曲膝投降主張議和的秦檜比作“臭皮囊”。秦檜得知后,將張九成定罪貶黜,宗杲以“坐議朝廷”罪名毀了衣牒、奪了居寺資格,流放衡州(今衡陽)。傳說,宗杲抵衡州前夕,太守及市民都夢見定光佛入城,“從之者萬余人,當時訇然以為定光佛降世矣。”秦檜聞知后更加嫉恨,又把宗杲充軍到廣東梅州,但這并沒有使宗杲放棄對佛法的追求,更沒有放棄反對議和的主張。在流放充軍的十五年間,他始終堅持為身邊的參禪僧人講說公案語錄,為求道學佛之人論述抗御外敵、振興國家的主張,為保佑國家平安、叢林安寧而以心向佛、默默禱告,以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來弘揚佛法,為國效力。

鞠躬盡瘁,功德千秋

宗杲遇赦后,先后曾住育王山和徑山,此時宗杲已是享譽禪宗界的泰斗。紹興三十二年,宗杲已是74歲高齡的老人了,且體弱多病,但仍以接待求道之人為己任,日無虛閑。宋孝宗為褒獎宗杲對國家對佛教作出的卓越貢獻又賜其“大慧禪師”稱號。

抗金戰事依然繼續,但宗杲卻悄悄走到他生命的盡頭。隆興元年七月下旬,宗杲復又得病,他已預感到是佛祖在召喚自己了,遂與眾僧囑托了后事。八月九日,宗杲忽然對身旁人說:“我明天就要歸寂佛國了”,第二天凌晨,他從容起身焚香沐浴后即給孝宗皇帝和張俊等幾位好友寫了書信。寫完,他最后一次看了看圍立在側的信徒誠惶誠恐而又悲戚萬端的面容,擺了擺頭,欣然提筆在紙上寫下:“生也只憑么,死也只憑么,有偈與無偈,是什么熱?”書畢面露微笑,趺坐而逝,時年75歲。

宗杲不但辯才縱橫而文才也是出類撥萃。宋朝學者祖琇撰寫的《僧寶正續傳》中對宗杲作了如下評論:“凡中夏有祖以來,徹法源,具總持,比肩列祖,世不乏人。至于悟門廣大,肆樂說無礙,辯才浩乎沛然如大慧師,得非間世歟。” 宗杲一生著述頗豐,主要有《正法眼藏》、《指源集》、《宗門武庫》、《辯正邪說》等佛學文集。

宗杲作為中國佛教的一代宗師,其主要的貢獻,是他倡導和完善了“看話禪”,進一步把禪推向了社會;主張釋儒融合,并且能把自己的宗教實踐與忠君愛國的世俗理想緊密結合起來。從某種意義上講,也正是這種創新和結合,才使得南宋以后的禪宗盛勢不衰,至今仍是中國佛教的主流之一。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共0條評論,點擊查看

對不起,必須是注冊用戶才能進行評論。 用戶登錄   免費注冊

*正文:
驗證碼:

×關閉